欢迎访问
4000-315-400

却未有一足青印值得铭刻

伴一首轻乐,世界沉寂如无,于半梦半醒之间忆起旧事,虽历历正在目,但轻轻凉意袭来,阴雨天的午后,却缓缓如梦。窗外的雨照旧淅淅沥沥的下个不断,初秋的季候,只听窗外的雨滴声似有节拍般谱写着秋天的乐章,

便正在这静谧的光阴里,煮一杯清茶,花木虽然照旧茂盛,似乎宣布驱逐秋天的,

回忆旧事如烟,波涛不惊,一撇一捺一小我,从呱呱坠地,到牙牙学语、蹒跚学步;一名一姓留,从初入学时,到金榜落款、学业有成,一步一履,慢慢走来,回顾望去,一坦途,却未有一脚青印值得铭刻,故人如流水,慢慢流过,却未有一瓢清泉常驻心间,光阴随风而逝,一行二十余载随光阴而溜走。

过的风光,原封不动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早已烦了赏景人的心,倘若光阴能够倒流,往返的途一眼便可望穿,一走来,行人虽异,然风光照旧,又何所谓人生千百转,犹如潮起潮落。